关于集团

新闻中心

我的专班日子(二)

时间:2021-10-13 08:53


2020年伊始,新冠病毒肆虐,在全球蔓延。集团公司上下一心,闻令而动,以守土有责、守土担责、守土尽责的使命担当,谱写了一曲共克时艰的战“疫”之歌。
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伟大出自平凡,英雄来自人民。把每一项平凡工作做好就是不平凡。”集团公司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专班的同事们,关键时刻冲得上去,危难关头豁得出来,为做好“外防病毒输入,内防病毒扩散”,在这场漫长的疫情防控斗争中,他们用实际行动筑牢了集团公司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要防线。


集团宣传文化部对工作专班的同事进行采访,陪他们一起回望过去的六百个日日夜夜,并将稿件整理成集,在此专栏中,用文字陆续为您讲述他们难忘的专班日子。


  抗疫之全家总动员  

旅服部 孔明


我叫孔明,是郑州机场旅客服务部国际业务室的一名普通员工。

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,疫情防控阻击战刚刚打响,身为医务工作者的父亲、母亲第一时间选择了去抗疫一线加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。离开时,他们对我说“医疗前线就是医务工作者的战场,疫情面前我们就是战士,在这个危难时刻,在祖国最需要医护人员之时,我们必须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。”虽然不舍,但我选择支持他们。

image.png

在我眼中,父母是“白衣天使”,他们以救死扶伤为使命,与死神病魔争抢时间,用行动传递着“生命的希望”。从小到大,他们教了我很多人生的道理:不要计较个人得失,面对困难要勇敢、乐观……这些,在成长的道路上对我影响至深。

image.png

我一直立志要做一个像他们一样对社会有用的人。所以,当集团公司为做好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,成立工作专班时,我第一时间积极响应,主动签下抗疫请战书,申请加入工作专班。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一家三口相隔百里,分别在各自岗位上为同一个目标努力着。记得春节期间,因为疫情的原因,我们不能休假、团聚,又因为三人的工作时间不同和个人防护要求的限制,我们连同时开启视频通话的机会都很难遇到,只能留言问候彼此的情况。这个春节,虽然我们人不在一起,但相互的支持和鼓励,让我们的心紧紧靠在一起。

image.png

后来,父母回归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而我依然奋战在抗“疫”一线。因为工作专班的人员要集中管理,很长一段时间,我依然不能回家,我们一家三口只能用手机“云团聚”。我非常感谢父母给予我的肯定和支持,让我在那段时间也过得甘之如饴。

image.png

在工作专班的240天,是我见过日出日落最频繁的日子,着一身厚厚的“白色护甲”,无论寒暑,披星戴月出发,烈日当头而作,夕阳西下而归。我的工作服务帮助了上万名旅客顺利入境,踏上家乡这片土地,站在他们旁边,得到他们一句感谢,感受他们的喜悦,这就足够了。



  我的专班日子 

航安支队 李剑远

image.png

提起笔,思绪回到了去年3月中旬的一天,那天中午,我正在保障航班,突然接到大队紧急通知:集团成立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专班,各保障部门需要固定工作人员,纳入专班集中管理,因为任务特殊,大家可自愿报名。接到通知后,我没有多想,第一时间就报了名,递交了请战书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,副支队长问我:“剑远啊,就你年龄小,你要不要给父母打电话商量一下?”我回答说:“不用,他们一定会支持我的决定。”就这样,我第一批加入了工作专班。

image.png

3月24日上午,保障完第一架国际航班后,我和同事就进入了隔离点,我自己都没想到,这一进就是270天。在这段日子里,我面对了很多之前没有想到的困难。


首先是压力。面对入境航班,要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,工作时总感觉自己穿的还不严实,盼着保障早点结束。每次回隔离点心里都非常紧张,不断在脑海里回忆,脱防护服的时候有没有出错,手刚才是不是碰到防护服污染面了等等。为了克服这个问题,我按照个人防护穿脱、消杀的培训视频内容进行反复练习,熟练了以后,我知道自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,工作时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了。

image.png

其次是高温。炎炎的夏日是对所有机坪工作人员的考验,穿上防护服后更是考验中的考验。六七月份时,地表温度甚至能达到六七十度,作为监护员,我们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缺水、呼吸困难等感受经常使我痛不欲生。还记得有一次去支援海关,保障一架从旧金山起飞的航班,我和同事从上午10点一直站到了下午1点半,保障结束后,正当我们准备消杀脱防护服时,接到领导通知,该航班这次回来的都是学生,每个人都带好几个大箱子拎不动,需要我和同事到国际到达口电梯帮忙搬行李,将近三百名旅客,这一搬就搬到了下午六点半,连续八个半小时的保障,护目镜早已花的看不清,浑身也湿透了,更要命的是缺水、喘不过来气和全身无力,感觉自己要窒息了,多想把N95口罩一把取掉,大口大口的呼吸,可是又不敢,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让我心有余悸。保障结束后,我脱下防护服一口气喝了两大瓶矿泉水,躺在地上二十分钟都没站起来,虽然很累、很难受,但是想起每位旅客对我说的谢谢,我觉得值了。

image.png

最后是家人。我在专班的日子里,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,不能与家人团聚,总觉得亏欠了他们。2020年9月的一天,在新疆当了两年兵的弟弟回来了,特地到机场想见我一面,我说:真不行,等明年,明年你再回来,哥一定去接你,跟你回家。挂完电话我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。更没想到的是,2020年12月中旬,我父亲打电话通知我,奶奶去世了,因为心肌梗塞,我当时脑子里全是,怎么可能,奶奶身体一直不都挺好的么,平时打电话都是“我没事,好着呢,不用操心”,怎么会突然走了?父亲告诉我,原来奶奶最近一年身体一直不好,她说身体好是怕我担心。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平时总觉得我还年轻,想着来日方长,但意外却是说来就来,给我们留下深深的怀念和遗憾。


在专班的日子里,有我辛勤付出的汗水,也有愧对家人的泪水,但我觉得我是充实的。青春就是用来奋斗的,作为机场的一名员工、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,我将用我的青春,为集团高质量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